黄春雨重仓股重挫,监管层捕鼠资管业

作者:财经

图片 1黄春雨重仓股多数大跌

  “老鼠仓”事件再度发酵。近日,原汇丰晋信基金[微博]“80后”基金经理钟小婧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罚款20万元。捕鼠风暴不断升级,关于调查对象的种种传闻已经不仅限于公募基金经理,保险资管的投研人员也被爆涉案。

  “大数据”助力 监管层“捕鼠”资管业

  文/本刊记者 宁鹏

  此前,大数据概念在二级市场被热炒,但是基金经理们可能没有想到,大数据有一天也可以成为“捕鼠神器”,成为基金业人人自危的“梦魇”。

  基金子公司资金池业务明确被禁  

  根据上海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披露的信息,作为基金经理的钟小婧虽然买入成交金额达300多万元,但却累计亏损8.45万元。而即便以亏损告终,其行为也遭到监管机构严厉处罚。

  夏欣

  除基金公司外,有两家保险资管涉案。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涉嫌“老鼠仓”的原海富通基金经理黄春雨,是因深交所[微博]提供的数据对比作证被立案调查。

  证券行业“老鼠仓”风波蔓延 证监会狠招“捉鼠” 保监会排查风险

  相关案件信息显示,钟小婧在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钟小婧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即“铜陵有色”。其共交易股票12只,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24.8511万元,亏损8.45万元。而上述张某证券账户资金主要来源于钟小婧及张某,部分资金划转由钟小婧办理,投资决策由钟小婧和张某作出,该账户涉案股票交易通过钟小婧手机下单。

  随着监管机构发力,公募基金行业最大一波“老鼠仓”即将现形。

  近期,证监会[微博]披露了部分机构投资者涉嫌“老鼠仓”的案件。

  “上海有近一半的基金公司都在被查,后续还会有更多人员被牵扯进来。”

  证监会[微博]“捉鼠”行动不断升级,人人喊打的“老鼠仓”再次出没。而近期“沦陷”不仅有海富通黄春雨、还有汇丰晋信钟小婧。捉鼠战火还烧向了保险机构,虽然涉事的两家机构昨日对本报记者否认传闻,但有分析认为,险资规模大,不排除有老鼠仓行为。

  上海证监局对钟小婧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未提出陈述、申辩意见,也未要求听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近期汇丰晋信、华宝兴业、华夏基金[微博]等多家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被卷入“老鼠仓”丑闻之中。

  据披露,十余家基金公司及两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牵涉其中,资产管理行业一时间风声鹤唳。

  此外,基金业最近还有华夏基金[微博]原基金经理罗泽萍、华宝兴业基金经理牟旭东涉嫌老鼠仓被协助调查。最近很火的还有汇丰晋信。该基金公司的原基金经理钟小婧因内幕交易被上海证监局取消从业资格,并处以20万元罚款。

  文/表记者吴倩、周慧、张忠安

  对此,汇丰晋信方面则表示,“有关我司前员工钟小婧受到上海证监局处罚相关事宜,其个人行[微博]为,我司不便亦不予评论。公司按照证监会[微博]要求,制定各项风控流程及规章制度,并严格执行。”

  5月9日,证监会[微博]通报了光大保德信红利基金原基金经理钱某(钱钧)、嘉实基金、上投摩根基金原基金经理欧某(欧宝林)以及平安资管原投资管理人员张某(张治民)涉嫌内幕交易案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证监会将根据案件查处情况陆续通报有关典型案件。

  “捕鼠”再掀高潮

  但是她的火并不完全是因为内幕交易,也不完全是因为被抓,还因为就算做了内幕交易还亏了钱。

  本报讯 (记者吴倩)中国证监会日前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从事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监管层对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业务实施备案管理。据此《通知》,基金子公司资金池业务明确被禁,并且,基金子公司也被要求不得通过“一对多 ”专户开展通道业务。

  除了遭到处罚的钟小婧,另有消息称原海富通基金公司基金经理黄春雨、原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欧宝林和原华宝兴业基金公司基金经理牟旭东,均涉“老鼠仓”被立案调查。而在这场捕鼠风暴中,保险资管也被卷入其中。市场有传闻称,平安资管、中国人寿以及太平人寿资管三家被查出有问题,涉嫌卷入老鼠仓案。

  而更多的消息显示,监管层严打“老鼠仓”的风暴,正从公募向保险、信托等整个资管行业蔓延。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在5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3年以来,证监会共受理资管人员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并陆续启动调查工作。

  处罚书提到: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深圳证监局和上海证监局也于近日先后下发了加强基金专户业务风险管理的文件,对基金子公司影响较大的内容有五条:一、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二、不得通过“一对多”专户开展通道业务;三、通道业务要在合同上明确风险承担主体和通道功能主体;四、完善激励约束机制;五、强化母公司管控。

  对于传闻所指平安资产管理公司投资部负责人张治民因涉嫌老鼠仓被调查一事,平安资产管理公司表示张治民于2013年中从公司离职,公司并不掌握事件详细情况,但高度关注并支持目前监管。而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旗下的太平资产管理公司则明确否认传闻,称公司未接到监管机构对本公司投研人员有关涉及“老鼠仓”的调查,报道内容不属实。

  多家基金涉案

  2007年5月,“国内老鼠仓第一案”东窗事发。上投摩根成长先锋原基金经理唐建个人涉嫌利用内幕信息从事违规投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钟小婧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钟小婧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共交易股票12只,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24.8511万元,亏损8.45万元。

  具体来看,对资金池业务,监管层要求,子公司专户产品募集的资金应按照合同约定的投资范围、投资策略和投资标准进行投资,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需切实做到资金来源与运用一一对应,确保投资资产逐项清晰明确并定期向客户披露投资组合情况。

  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传闻极少是空穴来风。

  此后,陆续有其他基金从业人员因老鼠仓相继落马。截止到2012年底,被证监会查处的有南方基金原基金经理王黎敏,融通基金原基金经理张野,景顺长城原基金经理涂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韩刚、刘海,国海富兰克林原基金经理黄林,光大保德信基金经理许春茂,交银施罗德原基金经理李旭利、郑拓。

  除了基金经理,基金业的投研人员和保险公司、券商资管也进入监管视线,包括太平资管、国寿资管和平安资管也被传出“老鼠仓”。一场史无前例的“捕鼠行动”正在席卷整个行业。

  对通道业务,上述《通知》称,子公司应当以合同形式明确风险承担主体和通道功能主体,明确各方权利义务。同时,子公司应当建立防范利益冲突机制,有效防范专户产品与合作方及其管理的其他产品之间发生利益输送,防止专户产品发生内幕交易、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等违法违规行为。

  近期中枪的基金经理包括汇丰晋信钟小婧、华宝兴业牟旭东、华夏基金罗泽萍,还有海富通的4位基金经理。

  交银施罗德原专户投资经理吴春永、汇丰晋信原基金经理钟小婧所涉案件已经审理终结。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两人利用内幕信息交易,最终却皆以亏损收场。

  据《北京商报》引述券商人士报道,这场大稽查的范围很广。业内更传出,目前监管层已经掌握了一份超过50人的调查名单,多家基金公司涉及其中。

  “可以预见,未来基金子公司的业务监管将会明显强化,相比信托的制度优势和监管优势将被削弱,某种意义上基金子公司狂飙突进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人士指出。

  除了钟小婧因有上海证监局的处罚算是板上钉钉,上述三家基金公司均以“不知情”或者“是个人行[微博]为,与公司无关”搪塞《中国经营报》记者的疑问。

  吴春永一共利用其管理的7个账户,进行内幕交易操作。由于宏达股份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告吹,吴春永管理的7个账户累计因此亏损315.96万元。

  而大数据也渐成监管利器。据《新京报》报道:

  证券行业“老鼠仓”风波不断一季度A股大跌7.32%

  汇丰晋信80后基金经理钟小婧被誉为“最二”基金经理。钟小婧买入成交金额达300多万元,但累计的结果却为亏损8.45万元。日前钟小婧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处以20万元罚款。

  钟小婧在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以手机下单的形式,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股票。其共交易股票12只,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24.8511万元,亏损8.45万元。

  与之前依靠举报、现场检查来“捕鼠”不同,目前“数字稽查”技术正在不断升级,案件线索发现、报送的及时性和精准度也在提高。

  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日前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时任汇丰晋信基金[微博]公司平稳增利债券基金基金经理钟小婧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行为”被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处以20万元罚款。对此,昨日,汇丰晋信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对于前员工钟小婧个人行[微博]为,不便亦不予评论。

  这是近期上海基金圈所传多起“老鼠仓”事件首次官方处罚。

  实际上,“老鼠仓”亏损并不罕见。2007年3月至2009年4月,黄林在任国海富兰克林中国收益基金的基金经理期间,操作其控制的荆某账户,先于或同步于自己管理的中国收益基金买入并先于或同步于该基金卖出相同个股,涉及8只股票,亏损5.4万元。

  随着通讯技术的不断进步,“老鼠仓”作案手法呈现越来越隐蔽的特征。

  据查,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钟小婧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其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共交易股票12只,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248511元,亏损84511.94元。

黄春雨重仓股重挫,监管层捕鼠资管业。  上海证监局官网5月5日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钟小婧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根据公司授权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登陆汇丰晋信投资管理交易系统查询相关基金的委托、成交流水,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其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共交易股票12只。

  而其他涉案的基金经理,多数已经被移交司法。其中有博时基金[黄春雨重仓股重挫,监管层捕鼠资管业。微博]原基金经理马乐,招商基金原专户投资总监杨奕,光大保德信原基金经理钱钧,嘉实基金,上投摩根前基金经理欧宝林,中邮基金原基金经理厉建超,汇添富原基金经理苏竞。

  例如“马乐老鼠仓案”,由于交易时间备案电话被监听,马乐先后购买了十几张电话卡,通过电话下单,然后每隔几个月时间就把电话卡丢弃。相比此前有些落案的基金经理用msn沟通股票信息、直接在公司电脑行情软件上下单,马乐的反侦查意识已经很强。

  证券行业“老鼠仓”风波不断蔓延。继此前原华宝兴业基金经理牟旭东遭调查后,本周,华夏基金[微博]原基金经理罗泽萍、海富通基金原基金经理黄春雨均被传因涉嫌“老鼠仓”被调查。

  钟小婧被罚或许意味着监管层“捕鼠”行动将进一步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被业界称为“史上最大老鼠仓”的马乐案,其累计成交金额高达10.5亿余元人民币,从中非法获利人民币逾1883万元。马乐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1884万元,追缴违法所得1883万元。随后深圳市检察院认为该判决量刑明显不当,已经依法对该判决提出抗诉。

  马乐不是因为证监局现场检查、电话记录而落马,而是折戟交易所的大数据系统。深交所大数据系统在扫描大额资金账户时,发现了几个账户和马乐管理的博时精选基金股票高度重合,随即报警,稽查人员顺藤摸瓜,最终发现了隐藏在数据背后的马乐,日渐成熟的大数据系统正在成为“捕鼠神器”。

  而来自上海的消息称,数月前被传涉“鼠”的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欧宝林也已于3月31日被相关部门立案调查。对此,上投摩根人士表示,欧宝林此前从公司离职原因是其管理的基金业绩不佳,而对其被调查则“不知情”。

  接近监管层的消息人士表示,对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行为、基金经理“老鼠仓”行为,会里一向是严格执法、“零容忍”,这是一个持续的日常性工作,绝不只是一次捕鼠行动。

  在这一轮“老鼠仓”查处高峰中,大数据的运用与异地查办方式浮出水面。据了解,交易所主要负责大数据监控,各地证监局则负责调查相关可疑账户。沪上某些资管人员的落马,分别源于成都证监局、深圳证监局乃至新疆证监局的异地查办。

  对于提供“硕鼠”名单的监测系统,深圳证券交易所[微博]总经理宋丽萍曾公开表示:“今后将投入力量把原形系统项目和股价异动联系起来,构建市场监控综合数据模型,全面提升对内幕交易、市场操纵、证券欺诈文本信息挖掘和监管。”

  公开信息显示,欧宝林2009年7月加入嘉实基金,2010年12月7日~2012年7月17日期间,欧宝林担任嘉实主题新动力基金经理,任期内该基金业绩回报为-17.2%,同期同类基金业绩为-22.48%。近期被调查的基金经理掌舵基金期间业绩多不甚理想。

  证监会此前官方证实,今年1月28日离职的中邮基金厉建超已于去年年末立案调查,而去年年末离职的汇添富基金苏竞涉及买入金额高达7.4亿元之多。

  险资涉案

  在监管层捉鼠升级中,基金重仓股却遭到大幅减持,股价普遍走低,导致整个大盘都受到冲击。记者从同花顺获取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作为市值主力的基金疯狂减持,持股量下降到不足500亿股,比年初暴跌50%,成为一季度A股大跌7.32%的幕后推手。

  除了钟小婧,海富通基金公司原基金经理黄春雨、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原基金经理欧宝林和华宝兴业基金公司原基金经理牟旭东,均被传已涉“老鼠仓”被立案调查。

  除了基金公司外,涉案的保险资管机构分别为平安资管与国寿养老资管。

  “这个是主要的。同时,与监管层查老鼠仓的动作不断升级有关,也使得很多基金大幅降低仓位。”这位分析师称。

  随着监管层打击“老鼠仓”力度的升级,北京的基金公司亦未能幸免。

  保险资管首例“老鼠仓”案在2013年2月被证监会网站通报。其中,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原投资经理夏侯文浩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行为被立案调查。这是证监会查处的首例保险从业人员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

  从股价表现来看,海富通内需热点和国策导向两产品持股均为伊利股份、新宙邦、信邦制药、易华录、华夏幸福、赣锋锂业、鱼跃医疗、模塑科技、杉杉股份和金隅股份。但4月份,7只股票下跌,其中鱼跃医疗下跌22%,易华录后复权股价月跌幅达到15.33%。另外,新宙邦、信邦制药等月度跌幅都接近20%。伊利股份表现最好,4月份上涨了3.54%。

  据媒体报道,华夏基金也有两名基金经理被带走调查,包括“最会赚钱的5大女基金经理”之一的罗泽萍。与此同时,海富通基金五位不久前刚离任基金经理也传出因涉嫌“老鼠仓”被调查。

  据证监会调查,夏侯文浩在2010年2月至2011年5月实际管理保险资产账户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获取的三个保险资产管理账户投资交易的有关未公开信息,使用三个自然人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保险资产账户买入相同股票11只,成交金额累计达1.46亿余元,获利919万余元。

  保监会捉鼠 平安资管中国人寿太平资管中枪

  公募基金经理辞职潮

  2014年4月,中国保监会发出《关于开展保险资金运用操作风险排查的通知》,要求各保险集团、保险公司、保险资管公司对2010年以来的资金运用是否存在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行为展开风险排查。相比基金行业,保险业并没有明文禁止从业人员进行证券投资。这使得近期公布的几起险资“老鼠仓”案件中,涉案金额巨大。

  老鼠仓事件持续发酵并涉及到相关保险企业。昨日,有消息传出平安资管、中国人寿、太平资管卷入老鼠仓案。平安资管和太平资管相关人士纷纷予以否认,中国人寿集团公关处相关负责人电话则一直处于未接听状态。据报道,4月中旬,圈内就在流传保险资管查出“老鼠仓”的事情,平安资管投资部负责人张治民被传在接受调查,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据悉,此次调查涉及案件和协助调查人数有50人之多,除了公募基金经理、基金研究员,还包括其他资管公司,比如保险、信托和私募。除了基金圈遭遇地震之外,亦传平安资管、中国人寿和太平人寿三家险资公司也因“老鼠仓”被调查。

  与夏侯文浩相比,5月9日证监会通报的平安资管原投资经理张治民“老鼠仓”案情更为严重,涉案金额达4.87亿元,获利1500余万元。

  昨日,平安资管的相关人士表示,前员工张治民于2013年中从公司离职,公司并不掌握事件详细情况,但高度关注并支持目前监管层开展的“捕鼠”行动。公司在员工职业操守的管理方面,一直都按照监管层及公司的高标准在严格执行。

  而且,监管层本轮对于资本市场的查处,不只局限于“老鼠仓”。包括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资本市场的违法行为,监管层也加大了查处力度。此外,新股发行中的利益链也将被纳入重点侦查范围。

  5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微博]通报,发现一起保险公司人员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操控“老鼠仓”的嫌疑人曾某落网,无论年纪还是就职经历,均与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前权益类投资负责人曾宏吻合。

  保险业内首例老鼠仓发生在去年2月份。当时证监会网站通报了4起股票内幕交易案件。其中,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原投资经理夏侯文浩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行为被立案调查。这是证监会查处的首例保险资产管理从业人员内幕交易案。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保险资金投资新政的落地,总资产规模逾8.9万亿的险资可投资范围基本覆盖国内已有的各种金融投资工具。多位保险资管人士指出,在保险资金投资渠道限制消除后,如何加强对从业人员利益输送等违法行为的监管,是监管机构眼下重要课题。

  或许不完全是巧合,上述被传“老鼠仓”的基金经理,全部于事发之前离职,基金公司也悄无声息地发布离职换人公告。

  通报称,2009年2月至2013年5月,犯罪嫌疑人曾某利用担任某保险公司权益投资部门总经理的职务便利,管理人寿资产和人寿养老企业年金账户的122个股东账户并负责进行股票投资。其间,曾某伙同其妻刘某在外开设“王某”股票账户,操控该账户先于、同步于或稍晚于其负责管理的年金账户买入或卖出股票79只,趋同交易累计成交金额约2.97亿元。成名的代价

  据介绍,保监会4月开始对保险机构展开了投资操作风险排查行动。排查的对象是国内保险集团(控股)公司、保险公司及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排查重点是相关投资交易中是否存在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行为。这场大规模排查行动主要针对各保险机构2010年以来的投资操作行为。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基金高管、基金经理的离职数量已逼近去年全年的人数。

  “人言可畏”的法则不仅适用于娱乐圈,亦适合于逐渐被娱乐化的资产管理行业。

  截至4月9日,今年已有114名基金经理离任,而去年同期,离任基金经理仅63人,去年全年离任基金经理为140位。

  如某位基金大佬所言,“公募基金已经沦为高危行业”。每次稽查风暴一起,资产管理业的诸多成名大佬,都会被拎出来逐一排查。

  接近监管层的人暗示,近期的查处风暴,是基金经理离职潮主要原因。

  前车之鉴有李旭利。曾经在公募基金业与王亚伟齐名的李旭利,在“公转私”之后,仍未安全着陆。在法庭的庭审过程中,检方强调,交银施罗德基金[微博]和李旭利本人在资本市场都具有足够大的影响力,这是其被追究法律责任时很重要的一点。

  据悉,监管部门目前有一份涉嫌“老鼠仓”的大名单,涉及多家基金公司,其中不乏大型基金。而近期查处的钟小婧以及牟旭东,都是因多年前的旧账被揪出水面。

  此次稽查风暴,坊间传言四起,成名大佬们自然不会被遗忘。

  除了离开公募领域,出国移民也成为部分基金经理避难的去处。据《财经》报道,被曝遭调查的华夏基金经理罗泽萍或已不在国内,而另一家基金公司高管也因涉嫌“老鼠仓”之后,下落不明,据说,人已出境。

  曾被称为“公募一哥”的王亚伟,在离开华夏基金[微博]创立千合资本后一直谨言慎行。然而,近期坊间传出其管理的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在南风股份的交易中存在瑕疵,在4月中旬被监管部门约谈。

  对此,监管机构稽查系统人士对记者表示,媒体的报道与过分关注也是导致嫌疑人外逃的原因之一。

  此后有媒体报道称华夏基金旗下旗舰华夏大盘遭遇证监会调查。华夏基金对于该传闻予以否认。

  另据记者了解,实际上,相对于其他资管公司,公募基金对于基金经理的控制已经算是金融机构里比较严苛的。比如,交易时间上交手机、基金经理的办公电脑也会受到严格监控。有些基金公司甚至还会要求基金经理上交护照。

  但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例行发布会上明确表示,自2013年9月以来,证监会根据相关线索发现了一批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非法谋利的嫌疑账户,其中部分账户与华夏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个别基金存在关联。

  不过,这么多的基金经理因“老鼠仓”被立案也从侧面证明,基金公司的内部风控失察,基本上是形同虚设。业内人士建议,证监会在查处的同时,还应该加强对基金公司内部监察体系的完善。

  王亚伟的遭遇并非个案。早在春节前后,坊间传出易方达基金[微博]公司前任投资总监陈志民因涉嫌老鼠仓下落不明,引发业内震动。

  监管层“大数据”发力

  阳光私募的传奇人物、泽熙投资掌舵者徐翔,亦屡屡被传遭遇调查。日前,坊间传闻泽熙因在东方锆业资产重组停牌前的交易而遭到调查。随后,有泽熙内部人士澄清,表示并未见到监管部门的人员,对东方锆业的投资亦没有问题。

  证监会稽查技术手段升级也为打击“老鼠仓”提供了有力技术保障。

  从资本市场的发展规律来看,立法往往会滞后,证券从业人员在2009年2月28日之前的交易行为无法追究。

  据记者了解,涉嫌老鼠仓大名单是基于交易所监测到的异常账户形成的。交易所通过先进的大数据大监测系统,发现疑点之后将做相关分析和比对,确认异常的直接向证监会有关部门通报,证监会稽查总队或派出机构稽查部门则介入调查。

  2009年2月28日通过的《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中,新增一条款:“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以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博时基金[微博]公司的马乐“老鼠仓”就是源于大数据提供的信息现形。

  自此时起,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的“老鼠仓”行为方开始被追究刑责。

  此次被查“老鼠仓”的牟旭东,也是因为老鼠仓账户与其管理产品的投资标的高度重合,在获利报酬辗转至其本人账户时,侦查部门才正式着手调查此案。据接近监管层的消息人士称,现在大数据监控已经相当敏感,和基金产品持仓重合度较高的账户都在被密切监控,一旦发现问题,就可正式立案调查。

  机构撇清忙

  目前沪深两大交易所对“老鼠仓”等交易行为建立了专项核查和定期报告制度,交易所可以实现实时监控机制、专项核查机制、联动监控机制、智能化监控机制四位一体的监控体系。

  对于“老鼠仓”这种背信行为,表面上好像是人人喊打。然而据记者了解,仍有部分基金投资者对于“老鼠仓”心态复杂。有基金投资者反映,“老鼠仓固然让人齿冷,然而部分涉嫌老鼠仓的基金,总体回报还不错。更可怕的是平庸的好人,在拿了管理费之后,基金业绩却惨不忍睹。”

  借助互联网的搜索技术,“大数据”可以将基金经理所提供的所有亲属账户纳入监控,并对与这些账户同时或一定时间上先后买入或卖出的账户进行监控,圈定特定账户是否存在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行为。

  不过,“老鼠仓”东窗事发后,其曾任职的机构的第一反应皆为撇清。似乎所有的违法违规行为,皆为离职人员的个人行为,与其曾任职的机构无涉。

  在实施大数据监管之前,金融行业的“老鼠仓”事件基本来源于举报和监管层现场突击检查。

  与涉鼠机构事不关己的危机公关相对应,普通投资者往往在媒体报道后才获取消息,而机构投资者往往会先知先觉。

  未来,随着大数据监管与技术的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老鼠仓”会绳之于法。

  因此,某些涉嫌“老鼠仓”的基金,在事发之前规模往往会离奇缩水。某业内人士指出:“险资等大型机构投资者,对于所投资基金的背信行为极其敏感,往往一发现就会撤回所有资金。”

  记者注意到,深陷黄春雨等人“老鼠仓”窝案传闻的海富通基金,曾经在2004年以130亿份的首发规模开启了百亿基金时代。然而,在最近三年,海富通基金规模缩水严重,公募产品规模从2010年底的468亿元滑落至今年二季度的219亿元。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997755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