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开罚单惩违规交易支付,千万元罚单

作者:保险

摘要:央行重拳整治支付机构乱象,昨日对四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了合计近亿元的天价罚单。其中,海航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国付宝被合计罚没4646万元,一举超越此前智付支付的4152万元罚没纪录,成为今年以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吃到的最大罚单。 蓝鲸财经发现,进入7月...

本报讯央行营业管理部昨日公布严惩支付机构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的违法违规行为,并开具了巨额罚单:国付宝公司被罚没4646万元,联动优势公司罚没金额达2639万元;支付宝则被央行上海总部处以罚款412万元。

国付宝、联动优势收央行巨额罚单 分别被罚没4646万和2640万;国付宝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等法律

第三方支付“千万元罚单”与“紧箍咒”齐飞常态化、大额化是两大特点

两家支付机构为非法交易服务 央行开出超7000万元罚单

  央行重拳整治支付机构乱象,昨日对四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了合计近亿元的“天价”罚单。其中,海航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国付宝被合计罚没4646万元,一举超越此前智付支付的4152万元罚没纪录,成为今年以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吃”到的最大罚单。

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信息显示,经查实,国付宝公司和联动优势公司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

新京报讯 8月6日,新京报记者从央行北京营管部官网获悉,国付宝、联动优势两家支付公司因违反相应规定收到监管部门罚单,罚没金额分别为4646万元和2640万元。此外,央行上海分行同样公示了对支付宝罚款412万元的罚单——因其违反支付业务规定。

图片 1

新华社北京8月6日电时隔一周,中国人民银行6日再次对两家非银行支付机构开出大额罚单,严惩支付机构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的违法违规行为,国付宝、联动优势等公司被合计罚没金额超7000万元。

  蓝鲸财经发现,进入7月以来,监管整肃的力度明显加大,频频开出大额罚单。今年以来,已有9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罚金额超过100万元,有5家支付机构被罚没金额超过千万元,而9家之中有7家是在进入下半年后收到大额罚单的。

此外,国付宝公司还存在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或与其进行交易、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违法违规行为;联动优势公司还存在特约商户资质审核不严、未按规定使用客户备付金等违法违规行为。

二者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

■本报记者 李 冰

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介绍,经查实,国付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国付宝公司还存在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或与其进行交易、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等违法违规行为。联动优势公司还存在特约商户资质审核不严、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等违法违规行为。

  在严监管的态势下,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数量近年来不断减少。而随着备付金全面交存,以及外资“玩家”的进入,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正面临着日益严峻的考验。

央行营业管理部对国付宝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22176051.47元,并处罚款人民币24286051.47元,对该公司相关责任人员处以罚款;央行营业管理部及北京外汇管理部对联动优势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12079185.64元,并处罚款人民币14319713.64元。

据悉,此前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对国付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付宝公司)开展了支付业务和履行反洗钱义务执法检查;对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动优势公司)开展了支付业务和跨境外汇收支业务执法检查。

随着金融监管趋严,支付清算等业务违规成为央行整顿重点。第三方支付机构处罚纪录屡次刷新,“千万元罚单”频现。对于“断直连”与“备付金”的关键年,央行在强监管态度上并未“松懈”。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第三方支付正在正本清源。

据介绍,国付宝公司、联动优势公司均引起大量举报投诉,社会影响恶劣。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对国付宝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22176051.47元,并处罚款人民币24286051.47元,合计罚没人民币46462102.94元;对联动优势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12079185.64元,并处罚款人民币14319713.64元,合计罚没人民币26398899.28元。

中央银行开罚单惩违规交易支付,千万元罚单。  国付宝领年内最大第三方支付罚单

记者昨日还在央行上海总部官网“行政处罚公示”一栏留意到,支付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处以罚款412万元。

央行营管部公告称,经查实,国付宝公司和联动优势公司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

根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12月底,央行对支付机构开出罚单近140张,累计罚单总额将近2.1亿元。中国支付网创始人、总编辑刘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常态化、大额化,是2018年第三方支付罚单总体呈现的特点。”

此外,当日支付宝也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政处罚412万元。

  5月15日,智付支付被罚4152万元,一度创下年内第三方支付最大罚单纪录。而不到3个月,这一纪录又被海航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国付宝所刷新,央行北京营管部对其开出了4646万元的罚单。

此外,国付宝公司还存在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或与其进行交易、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未按规定披露相关事项、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未留存商户档案等违法违规行为;联动优势公司还存在特约商户资质审核不严、未按规定使用客户备付金、部分支付账户未达到实名制认证要求、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等违法违规行为。

6家支付机构领“千万元罚单”

一周前,人民银行因违反收单交易信息管理规定、违反商户实名制管理规定等问题,对卡友支付和付临门支付两家支付公司合计处罚约3475万元。人民银行称,将继续持续加强支付结算市场监管,从严惩处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

  昨日,央行北京营管部官网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对国付宝开展了支付业务和履行反洗钱义务执法检查,并对联动优势公司开展了支付业务和跨境外汇收支业务执法检查。

营管部公告认为,国付宝公司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

8家机构多次被罚

此次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也表示,将继续认真落实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部署,严厉打击互联网金融乱象,从严查处为各类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等违法违规行为,规范经济金融秩序。

  经查实,国付宝公司和联动优势公司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

国付宝公司、联动优势公司均引起大量举报投诉,社会影响恶劣。

近年来,央行加速整顿第三方支付行业。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全年罚单总量为113张,2018年罚单总量为近140张,显然在罚单总量方面,2018年远超2017年。

  此外,国付宝公司还存在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或与其进行交易、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未按规定披露相关事项、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未留存商户档案等违法违规行为;联动优势公司还存在特约商户资质审核不严、未按规定使用客户备付金、部分支付账户未达到实名制认证要求、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等违法违规行为。

两者均被开出千万级罚单

网贷天眼支付领域研究员高才业表示,“2018年罚单数量较2017年出现大幅增长。这说明监管常态化趋势明显,合规发展成为支付行业的主旋律。”

  由此,对国付宝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2217.6万元,并处罚款人民币2428.6万元,合计罚没人民币4646.2万元;对联动优势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约1208万元,并处罚款人民币1432万元,合计罚没人民币2640万元。

公告表示,综合考虑国付宝公司和联动优势公司违法违规行为的事实、性质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等具体情节,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对国付宝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22176051.47元,并处罚款人民币24286051.47元,合计罚没人民币46462102.94元,对该公司相关责任人员处以罚款。

今年的监管处罚呈现“大额化”的特点,“千万元罚单”频繁出现。《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公开记录不完全统计,2018年已有包括杉德支付、国付宝、联动优势、卡友支付、银盛支付、智付支付在内的6家支付机构因违规等问题均领到了央行开出的“千万元罚单”。

  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国付宝属于海航集团旗下四级子公司,由北京智融信达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国富通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前者为海航旗下公司。

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及北京外汇管理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对联动优势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12079185.64元,并处罚款人民币14319713.64元,合计罚没人民币26398899.28元。

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央行深圳支行对智付支付开出巨额罚单,没收违法所得约1108万元,并处罚款约1453万元,罚没金额合计约2561万元;2018年6月15日,银盛支付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被罚没2247万元;7月份,卡友支付因违规被处罚2582.5万元;8月份,中国央行营业管理部对国付宝公司给予警告,合计罚没4447.2万元;对联动优势公司给予警告,合计罚没2424.8万元;9月份,杉德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央行合计罚没金额2473.3万元。

  支付宝违被罚412万元

监管部门对支付行业违规保持高压

“千万元罚单”的背后是监管进一步趋严,同时也折射出监管对消费者保护的重视。

  同日,央行上海总部公示了对支付宝的行政处罚信息,支付宝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而被罚款412万元。

公告指出,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及北京外汇管理部将继续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认真落实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部署,严厉打击互联网金融乱象,从严查处为各类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等违法违规行为,规范经济金融秩序,维护首都金融稳定。

刘刚认为,“‘千万元罚单’大多是投诉量巨大的支付机构,公司存在问题较多,监管部门不会坐视不管,只会更加严厉,给行业以警示。”他进一步解读称,2018年对于支付行业监管,一方面是检查趋于常态,另一方面是对投诉量大的案件处罚力度加大。”

  央行上海总部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

此外,记者从央行网站获悉,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支付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被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作出“处以罚款人民币412万元”的处罚。公示表显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日期为2018年8月6日。

而央行应对投诉量大案件处罚力度加大,从处罚公告中也可以窥探一二。2018年8月份,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给银盛支付开出的“千万元罚单”中称,根据群众投诉、举报线索,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对银盛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网络支付业务开展了执法检查。经查实,银盛支付公司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此外,央行深圳中心支行同时重罚银盛支付2247.7万元,严惩支付机构为非法互联网平台提供资金清算、支付服务的违法违规行为。

近年来,监管部门对支付行业违规行为保持了高压态势,包括财付通、支付宝在内均曾收到过监管部门处罚。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19日,2018年以来央行系统针对第三方支付公司违规行为开出了52张罚单,总罚没金额达3142.8万元,已经超过去年水平。

刘刚强调,“央行对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越来越重视,且民众对于维权的意识也显著增强,巨额罚单的背后是多名金融消费者多次激烈维权,同时也给其他支付机构以警示,要重视客户投诉的处理。”

  近期,根据群众投诉、举报线索,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对银盛支付的网络支付业务开展了执法检查。经查实,银盛支付公司为境外非法贵金属互联网交易平台提供网络支付业务服务;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未能发现数家商户私自将支付接口转交给非法互联网平台使用,客观上为非法交易、虚假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此外,银盛支付公司还存在违规开展支付业务合作及资金清算、违规将银行卡收单核心业务外包等其他违法违规行为。

据报道,截至8月6日,今年以来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罚单数量达到62张,累计罚没金额1.66亿元;尤其是,仅仅在6月份至今的两个月时间里的罚单数达到了38张,占比逾50%,呈现高频高额现象。

也有分析人士表示,一方面,“千万元罚单”反映了监管部门整治支付机构违法、违规的决心;另一方面,代表着个别支付机构违法、违规的程度“史无前例”。

  由此,深圳中支对银盛支付公司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934.1万元,并处罚款人民币1313.6万元,合计罚没人民币2247.7元;对该公司相关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罚款。

此前新京报曾报道,2017年央行系统公布的支付机构罚单超过百张,罚没金额超过2000万元。

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除了频现“千万元罚单”外,部分支付机构在收罚次数上也明显高于往年。

  9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罚金额超过100万元

据网贷天眼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至少已有8家支付机构在去年收到3张以上的罚单,这8家机构分别是:中汇支付、现代金控、易生支付、通联支付、随行付、开店宝、乐刷和付临门。

  第三方支付行业强监管态势在延续。据蓝鲸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至少有9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罚金额超过100万元,其中有5家被罚没超过2000万元,2家超过4000万元。

“屡遭处罚更多的是对支付机构自身的影响较大。除了品牌影响力外,对于后续拓展商户、开拓市场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甚至影响后期的支付牌照续展。”高才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而进入7月以来,监管整肃的力度明显加大。蓝鲸财经发现,9家收到大额罚单的机构中有7家是在进入下半年后收到大额罚单的,而8月刚开始,就有前文提及的4家机构在昨日吃进“天价“”罚单,4家机构昨日合计共被罚没9945万元。

而对于支付行业来说,除了频繁的罚单之外,2018年作为“断直连”关键的一年,未来势必对支付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此外,蓝鲸财经注意到,包括国付宝、联动优势、银盛支付等多家领巨额罚单的支付机构都触及到了反洗钱的相关规定。据了解,今年3月1日起,央行及分支机构启动了反洗钱现场检查工作,对象为非银行支付机构。

“断直连”与“备付金”关键年

  除了昨日被罚金额超千万的4家支付机构以外,此前被罚近4200万元的智付支付也颇有看点。

未来重点聚焦反洗钱

  今年5月,智付电子支付有限公司因存在为境外非法黄金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等违规行为,被央行累计罚没约4200万元。

随着支付通道的“断直连”,央行也要求备付金在2019年1月14日完成100%集中交存。

  央行表示,智付支付存在为境外多家非法平台提供跨境外汇支付业务,同时也未能采取有效手段对境内特约商户交易情况进行检查,且未落实商户实名制,为违规商户提供T 0结算服务等违规行为。

业内人士认为,“对许多支付机构来说,备付金利息收入相当于当年税后净利润,一旦备付金利息没了,公司盈亏很有可能发生逆转,甚至部分平台会被迫退出市场、大平台兼并小平台也将成为常态。”

  内外冲击,第三方支付机构数量逐渐减少

不可否认,伴随着行业强监管的持续,支付市场洗牌和整合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这种整合和洗牌体现为:一方面大型支付机构的固有优势越来越明显,另一方面小型支付机构则面临生存危机。数据显示,央行已经注销逾30张支付牌照,不少中小支付机构已经“离场”。

  除了接连不断的罚单,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还面临着备付金利息渐失以及境外支付机构的威胁。

具体而言,2018年6月30日,是央行209号文件要求的全行业“断直连”期限。但网联的“断直连”之路并不顺畅,到2018年的“双十一”,网联才宣布,已有超过90%的跨机构业务通过网联处理,“断直连”基本完成。

  所谓“客户备付金”,是非银行支付机构预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当平台用户足够多的时候,这笔资金的规模就会十分可观,是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有一些机构违规挪用备付金用于高风险投资。

有统计显示,除了网联的努力,中国银行、中信银行、邮储银行、光大银行、交通银行、平安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也在2018年陆续发布公告,助力“断直连”。

  今年6月29日,央行发布《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简称“114号文”),规定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此外,随着支付通道的“断直连”,央行也要求备付金在2019年1月14日完成100%集中交存。

  据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支付机构交存备付金规模达5008.36亿元,比2017年6月初次公布的840.77亿元翻涨了近6倍。而随着交存比例逐步提高至100%,未来交存规模还会逐步提高,突破万亿指日可待。

有媒体报道数据显示,2018年10月底,支付机构缴存到央行统一监管账户的客户备付金存款,自披露以来第一次达到了接近万亿元级别的程度,达9956.91亿元。而事实上,备付金上缴的增幅远超市场预想,最新数据显示,11月末央行手上的备付金就已经达到了12446.46亿元。

  全额缴存对支付机构来说损失了一大笔利息收入,据此前媒体报道大型支付机构从前一年的利息收入超过百亿。随着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面上交,第三方支付机构躺着吃利息的时代已然过去。

“2018年依旧延续了此前的‘强监管’,随着备付金100%的缴存和‘断直连’进程的加快,支付机构的利润空间进一步被收窄。因而2019年支付机构的行业出清和转型将成为支付机构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高才业表示。

  “老模式不好弄,支付机构都在想新业务,最近在关注跨境支付。”有支付圈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表示。

除此之外,反洗钱是2018年央行监管除了断直连以外的另一个重点。自2018年3月份起,央行对非银行支付机构进行反洗钱现场检查。此后,多家支付公司由于反洗钱不力,遭到处罚。加强反洗钱监管,特别是提及加强跨境汇款业务的反洗钱工作,无疑为当下火热的跨境支付敲响警钟。此外, 《关于加强特定非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管工作的通知》120号)文要求加强特定非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管工作;《关于进一步做好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164号)文要求做好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工作,均在各个层面加强反洗钱监管。

  除了需要应对国内市场的变化,第三方支付机构还面临着外资支付机构对于中国市场虎视眈眈的觊觎。今年3月,央行放开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限制,5月2日 World First即向央行递交了进入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申请,这是来自外资支付机构的首个申请。7月27日,央行上海总部公示了World First 子公司越蕃商务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支付业务许可申请。

回顾整个2018年,支付机构反洗钱“很忙”。

  在竞争日益激烈以及强监管的格局下,有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调整了业务范围,甚至退出了市场。近年来,第三方支付机构数量在逐渐减少。经过六批牌照续展,截至目前,被央行注销的支付机构已达32家,仅剩余238张支付牌照。

刘刚对《证券日报》记者坦言,2019年的监管重锤依然会落在支付机构的反洗钱上,要求越来越细,执行越来越严。他同时强调,随着国内市场的日趋饱和稳定,会有更多的支付机构“走出去”,为海外用户提供支付服务,同时接受当地政府的监管。根据央行在公开场合的表态,国内支付监管在2019年仍然不宽松,查必严,违必罚。

  经济学家宋清辉曾向蓝鲸财经表示,伴随着第三方支付市场增速放缓和竞争越发激烈,未来,第三方支付企业只有走向差异化才能够获得一席之地。(梁轶雯 占健宇)

“2019年,监管与合规仍然是‘主旋律’,监管部门对于支付机构的处罚力度应该并不‘手软’,‘违者必罚’、‘重拳出击’仍将是监管部门治理支付乱象的态度和决心。”高才业最后表示。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997755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